映象新闻

  “我是个先天性脑瘫患儿,打娘胎里起我就是个病人。”尽管脑瘫儿的身份已伴随了游勇20多年,但把这个“标签”说出来,他还是有些难过。说完这句话,他垂下了头。有时语速太快,他说起话来会有些磕巴。这个从小就只有半边身体能动的小伙子,在过去20多年间克服了身体的病痛,靠着难以想象的毅力考上大学并完成了学业。

  “以前别人说,你身体有毛病,就算读书再厉害也没用,也不可能考上大学。我就是要证明他们是错的。”毕业后游勇开了家网店,一年多赚了20万元。今年1月,他通过积分入户,拿到了深圳户口。如今,为了治好自己的病,他又开始了新征程——学习中医,他考上一所中医药大学。游勇的目标是考取中医的研究生,当一名医生,帮助更多像他这样的脑瘫患者。

 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游勇和一般人并无二致,只是有些害羞。他出生在江西省抚州市一个偏僻的农村家庭,是家中的独子。刚出生时,他唯一和其他孩子不同的是身体会向右倾斜,走起来不稳当、常摔倒。他对冷、热、痛等感觉都很不明显,甚至完全没有反应。

  由于智力上和同龄小朋友并没有两样,父母未察觉到他有疾病。但3岁那年,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,“起初,我走时经常摔倒,经常回到家时。”后来,父母发现他肢体僵硬,活动不灵活,整个右手都是弯曲的。到县医院检查以后才发现,原来这都是由脑瘫引起的肢体障碍。医生父母对他进行康复治疗,但家里根本没有钱,游勇只好每天喂猪、担水,通过做家务来锻炼。

  当时,父母因觉得生下一个脑瘫儿让他们深受打击。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吵后,游勇的父母离异了。从那以后,游勇跟着父亲一起生活。没有母亲在身边遮风挡雨,再加上身体上的残疾,从3岁开始,游勇就饱尝了艰辛。

  因为他的右边身体几乎,没有知觉,手臂不能正常伸展,不能像正一样行走。当时他上学要走3公里山,一般同学要走45分钟,而他则要一个半小时到两小时,因此他每天早上5时就要起床。“冬天的时候,寒风刺骨,但我走到教室,经常大汗淋漓,要上完两节课,衣服才能干。有时往往才上了两节课,我就已经饿了,只能硬扛着。”时间久了,他的右脚布满了血口子,血有时把袜子都染红了。

  当时学校同意收他的条件是,他必须学会用左手写字。这对游勇来说是一个艰巨的挑战。起初,字总是歪歪扭扭,游勇急得直哭,但他不服输,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,必须在半年内学会用左手写字。他用右臂做支架顶住作业本,左手一遍又一遍地在白纸上,有时,一天要十多个小时,左边肩膀疼得抬不起来。经过3年,他终于可以用左手工整地写字。

  一瘸一拐的游勇在学校常常受到顽皮孩子的和捉弄,随着年岁渐长,别人对他的这些往往让他心如刀割,“尤其我上初中后,班上有些孩子给我起外号,还有些人在背地里说我是傻子,脑瓜有问题,我心里真的很难受。”

  那段时间,是游勇生命中最灰暗的一段日子,每天他都不愿意到学校去,不愿意和别人说话,像蜗牛一样把自己包裹在壳里,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。偶尔,游勇会听到别人背后议论:“如果他身体健康,那会很有出息。可身体有毛病,就算读书再厉害,也是没有用的。”每次听到这话,游勇的心里都一阵阵酸楚。

  经过当地残联鉴定,游勇属于二级残疾,非常严重。初中毕业,游勇对未来还有些迟疑。不知该选择读高中还是读职业教育学校。当时,家里的想法是,希望他能学个一技之长,早点出来参加工作,养家糊口。游勇先在一家中专读了半年,学计算机。但他很快发现,这不是他的兴趣所在,半年后他就了,开始在学校附近摆摊。

  正当游勇觉得这辈子没有机会上学时,他却从上看到了一个消息。有一个没有手臂的人竟然被南昌的江西科技学院录取了。游勇上大学的念头被点燃了。他通过各种渠道了解那所学校打听入学程序、向江西省残联求助,并多次和校方进行沟通。经过勤奋努力,他成功考上了这所大学。

  游勇说,当初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有机会上大学。有了上大学的机会,要完成学业却难如登天。他身体虚弱,很容易疲惫,看书看一个多小时就头晕眼花,必须休息。他只能把所有的周末和假期都用来学习。在大学校园,游勇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。终于没有人再嘲笑他,相反是同学们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。

  但游勇更希望自己能像一个正一样生活。去饭堂打饭,他需要的时间是别人的两倍,短短的几百米,他一步一挪,步履蹒跚,同学们看着心疼,但他却对同学们挥挥手,笑意盈盈说:“我能行。”

  考试时,同学们一个小时就能将题目答完,但他因为左手写字,经常要花两个小时。写英文字母对他是极大的挑战,笔画稍微不准确,h和n就会看起来很像。“我考英语很吃亏,因为书写不规整,老是被扣分。为了练英语书写,我经常凌晨两三时还在,周末也不休息。”游勇知道,他必须要付出比多几倍的努力。

  给游勇留下甜蜜回忆的是,大学期间,他曾有一段美好的爱情。但最终却因为女方家长的反对而告终。这段爱情让游勇从中汲取了向上的动力。“我必须更努力,让自己变得更优秀,让自己更自信,才能获得女孩子的青睐。”

  在上大学期间,他发现了自己一个致命的缺点:言语表达能力弱,有些口吃。只要遇到人多的场合,他就紧张,说起话来就结结巴巴。参加需要上台介绍,勤工俭学得到表彰时要上台,可是“口吃”让他无法自信。游勇只好提前写好一份讲话材料,然后把材料背下来。为此,他常在社交时碰壁,给他留下了很大的阴影。

  为解决这个问题,他把每个月400元的生活费攒下来买矫正口吃的仪器;2008年,游勇大二那年,他听说云南大理有个口吃矫正协会,他趁着暑假在大理住了整整一个多月。参加完各种后,口吃有所好转,但一回到学校,按照正的语速讲话,他又跟不上了。

  尽管口吃最终没有矫正好,但他意外地在矫正“口吃”的过程中找到了快乐,爱上了朗诵。去年10月,中国第二届华语配音朗诵学术盛典的主办方获悉了游勇的故事,为他提供了一个亲临现场的机会,他还在现场进行了朗诵。他后来才知道,口吃是脑瘫导致的:因为脑损害导致自己的肢体协调能力很差,所以说话不利索。

  游勇学习的是物流管理专业。毕业之后他才发现,这个专业找工作并不容易。2010年,大学毕业的游勇怀着一腔热血的他决定到深圳来闯一闯。他本以为有本科学历,在深圳应该不愁找不到工作,但他发现,阻碍自己找工作的还是身体条件,“我要让别人知道,我不是废人,而是个人才。”

  经过几年的摸索,游勇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特长。2012年前后,开网店非常流行。游勇也尝试着开了几个网店,2013年到2014年,他在网上卖手机配件,赚了20万元,“我第一次感受到,在互联网时代,残疾人也可以借助互联网强势就业。”

  游勇深知,病痛给自己带来的不只是身体上的痛苦,还影响他的自信和社交。如今,他很害怕在感情中再次受伤,即便遇到心仪的女孩,他也经常纠结要不要开口向对方。

  但他拼搏的步伐始终没有停下。经过6年的努力,今年1月,他终于通过了深圳人才引进考试,通过积分入户,拿到深圳户口。

  为了治疗脑瘫,游勇跑了很多家医院,但医生们的答案基本一致,脑瘫是不可能治愈的。几年求医,开网店赚的20万元也快花完了。他逐渐转向中医求助,经过一年多的中医调理,他的身体状况已明显得到改善。

  寻医问药过程中的酸甜苦辣让他对中医产生了兴趣。他还准备报考广州的一所中医大学。记者见到游勇时,他正对着一本大部头参考书写写画画。

  游勇对于自己的人生有着更长远的规划,除了想考上中医药大学的研究生外,他还希望通过努力有一番事业。“我希望成为一名中医从业人员,帮助那些脑瘫患者康复。”有一个脑瘫博士叫张大奎,游勇希望自己将来能有机会像他一样。

  此外,他还希望社会对于脑瘫患者不要再有歧视,把他们当正一样对待。“我的智力没有问题,我可以像正一样思考。我最怕的就是别人把我当成智力有缺陷的人。”他希望能早日在深圳成个家,这也是父母最大的心愿。

  9月9日下午3时左右,在长沙市开福区美利新世界小区,一名黑衣男子骑着共享单车,对几名孩子进行追逐,甚至出现了捂着孩子的嘴往外拖的情况。

  1岁多时,因为高烧导致脑瘫;7岁时,家中生变故房子被卖掉,一家人只能租房住;13岁时,父母离婚……这位安阳女孩儿叫岳阳,今年26岁。据了解,袁桂英已经跟郑州红十字会方面取得了联系,表达了岳阳遗体捐献的愿望,对方表示遗体捐献事宜具体需要跟某医科大系。

  周奶奶说,孙女现在已经8个月了,除了体型比同龄孩子小,其他的也没发现孙女有什么不一样。周奶奶说,孙女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她在带,孩子爸爸要外出打工赚钱,妈妈根本就指望不上。

  有好心人发现了一直在哇哇大哭的男孩,等了许久也没看到孩子的家长来领人,于是赶紧报警。11日11时47分许,徐某将其子遗弃在杭州乐园失落丛林的休息区,随后独自返回江西家中。

  28日,山西省吕梁市临县丛罗峪镇,一孔旧窑洞里,5周岁的王吕红躺在炕上,眼睛看着窑洞顶,目光散漫,手指紧紧蜷缩着,对的喧闹声置若罔闻。

  2015年11月14日,脑瘫患儿家长做了香喷喷的手抓饭向医护人员表示感谢。河南省汝州市金庚医院一个特殊的病区里,收治……

  2015年11月14日,脑瘫患儿家长做了香喷喷的手抓饭向医护人员表示感谢。河南省汝州市金庚医院一个特殊的病区里,收治……

  拌桶本是农村打谷子时使用的一种农具,却成为15岁少女梁玲灯无法的“囚笼”。

  弟弟钟宇轩在医生的辅助下训练。近日,家住广西梧州市富民三的5岁双胞胎兄弟钟瀚轩、钟宇轩被父母带来广州的广东三九脑科医院就医。她说来广州两个月就花了7万元,现在一个月就要一两万元,但仍然表示要尽自己的能力,希望两个儿子能够恢复到生活自理。

  手术期间,妇产科医生马某某指导没有资质的费某某为孕妇接生,致使婴儿出现重度窒息,造成了脑瘫。2013年9月26日,经淮南市田家庵区法院主持调解,医院和刘某夫妇达成民事赔偿调解协议,共计赔偿各项损失116万元,刘某夫妇对马某某、费某某表示谅解。

  秦皇岛女孩菲菲今年21岁,刚出生就被诊断为脑瘫,不到一岁母亲离家出走,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爷爷奶奶一手把她拉扯大。 2013年春,菲菲在边摆起了地摊卖鞋垫、袜子,寒来暑往每天守在摊前近10个小时,只是希望赚点钱补贴家用。

  了八年,越来越力不从心的父亲,只希望儿子以后能自己跑到村头买馍。八年间,陈志永已经从少年变成22岁的小伙子,个头高出陈五保半头,体重也是不断增加,53岁的陈五保越来越力不从心

  怀胎9个月的刘女士产前各项检查均属正常,却没想到在生产时因胎儿在宫内缺氧,导致刘女士产下脑瘫患儿东东(化名)。该院还隐瞒新生儿重度窒息的病症事实,对于正使用人工呼吸器气管插管正压给氧的东东拔管转院。